首页 经络 摩擦 穴位 指压 疗法 足疗 穴道 针灸

肾炎

秘方栏目: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穴位 按摩 经络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穴位图

太乙神针灸气海穴治水肿尿毒症 放血火疗等自然疗法

人体穴位经络图解大全 www.52faya.cn 发布时间:2020-11-24
尿毒症是一个西医学的名词,是一个大得吓人的病名。其实在中医上,它属于水肿,臌胀范围,古代就有不少成功治愈这种病的案例和方法。
 
先说说一些题外话,西方医学是在古希腊自然疗法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结合近代声光电技术,和现代的电脑技术在检查领域里的使用,真正发展也就是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特别是抗生素的发明,让西医在战场上出尽了风头,可随着抗生素的广泛使用,其毒副作用越来越严重,例如:非典中被西医用抗生素和激素抢救过来的病人,其中的绝大多数人现在的生活都是生不如死--激素导致的股骨头坏死,肺纤维化,尿毒症等等;而经过中医抢救的病人,就没有这种情况的发生。以西医一百来年的历史,与具有五六千年的中医比较,西医只不过还是一个襁褓的孩子罢了。西医只有在诊断,抢救,防疫,外科手术方面有其长处,而对于许多慢性病都是一筹莫展。
 
在西医学里,由于不承认经络的存在,所以就没有五脏六腑是相互关联的理论,更不认可中医五行相生相克理论。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西方医学是在解剖死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人体本是一个生命体,人死了,经络就停止运行了,所以西医解剖死人找不到经络,这也就不奇怪的,就如同停电后却要在电线上测量电流和电压一样可笑,你说能测出来么?
 
只是现代人自做聪明,急功近利,放着祖先早就总结出来的方法不用,却迷信所谓的高科技,透析,换肾,其结果呢,不是死在手术台上,就是死于术后数年内发生的各种癌症等,能苟延残喘地活着的人,还得担负每月近万元的抗排异药的经济负担。
 
西医和正统中医的区别:西医是一种纯商业行为,受幕后老板--西医药厂的控制,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其根本的目的,它是不会考虑患者的经济负担的,一个简单的感冒让西医治下来,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乃至几十万的都有,还要留下后遗症,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而中医用一根针,一把草就能解决,谁优谁劣,比一比就知道。
 
西医治肾炎水肿尿毒症,不光要钱还要命,透析就是像西医的许多替代疗法一样,就是用人工的办法代替人体,临时急用一下可以缓解症状,不能当作长期的疗法,如果透析时间长了,肾脏就逐渐不工作了,就逐渐没有尿了,肾脏也就逐渐萎缩了,接着就搞移植,动不动就几十万,患者能有个好么。
 
中医用恢复人体本能的办法,让人体先天的能力恢复作用,发挥作用,患者就逐渐好转,以至于康复。所以,正确的观念比任何药物都重要,关键就看,你走对了路没有,走对路了,方向对了,就会一天一天地逐渐好转;走错路了,方向错了就会一天一天地衰弱下去。
 
古法治水肿说明:
 
一、方药--十水散。
 
肾炎,肾衰,尿毒症是西医学的病名,古代中医称之为臌胀,水气,风水等,中医对此分的很细,有十般水肿,包括青水,赤水,黄水,白水,黑水,玄水,风水,石水,里水,气水。
 
古代治十般水肿病证,根源病状与方法。
 
一青水,先从左边胁肿起,根在肝。大戟
 
二赤水,舌根肿起,一云脚根肿起,根在心。葶苈
 
三黄水,腰腹肿起,根在脾。 甘遂(微炒)
 
四白水,从脚肿起,根在肺。 桑白皮
 
五黑水,从外肾肿起,根在肾。 连翘
 
六玄水,从面肿起,根在外肾。 芫花(醋炒)
 
七风水,从四肢肿起,根在骨。 泽泻
 
八石水,从肾肿起,根在膀胱。 蒿本
 
九里水,从小腹肿起,根在小肠。 巴豆(去油)
 
十气水,或盛或衰,根在腹。 赤小豆
 
上十味,用所主药一两,余者各半两,研为细末,炼蜜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十丸,茯苓汤下,一日三服。忌盐百日,外忌鱼虾面食、一切毒物房事,病痊后便服。总原则是,先消水,后服健脾方药善后;另有用牵牛,甘遂等分为末,每服二钱,以利为度,不利再进,得利止或用大麦喂鸡数日,得尿矢数升,炒黄为末,以黄酒煎沸,去渣,温服,腹即雷呜,腹水即泄,盖鸡矢善逐水,腹即平。再服健脾之剂,忌房劳。忌盐诸方。
 
二、汗法,下法,吐法,治水肿。
 
汗法治水肿实例:叶天士治一女子,年二十七岁,病肿甚异,寅后午前,上半身肿,午后丑前下半身肿,上下尽消,惟牝户肿,小便难,诸医不能治。经云∶半身以上,天之阳也,宜发其汗,使清气出上窍也;身半以下,地之阴,宜利小便,使浊阴出下窍也。正上下分消,以去湿之法,惟半夜阴肿不得小便,此又当从肝经求之。盖厥阴肝经之脉,丑时起于足上,环阴器。又肝病者,则大小便难。用胃苓、五皮汤,发汗利小便也。内有茯苓,所以伐肾肝之邪,木得桂而枯,又以辛散肝经之水,以温肾之真寒湿也。连服十余服,而肿尽消。《续名医类案》
 
吐法治水肿实例:徐文江夫人,病蛊胀,张涟水治之,百药不效。张曰∶计穷矣,记昔年西山有一妪患此,意其必死,后过复见之云,遇一方上人得生,徐如言访妪果在也。问其方,以陈葫芦一枚去顶,入酒,以竹箸松其子,仍用顶封固,重汤煮数沸,去子饮酒尽,一吐几死,吐后腹渐宽,调理渐愈。盖元气有余,而有痰饮者也。若肾虚脾弱者,宜用《金匮》肾气丸,十全大补汤去当归,加车前子、肉桂。(同上。)《续名医类案》
 
下法治水肿实例:陈三农治一人年甫三旬,怒后发肿,饮水过多,旦日肢体俱肿,腹胀异常。年方壮而病发于骤,脉方实而药不厌攻,若不急于疏通,久必成大患。以胃苓散加牛膝、车前,三进而不为少动,是病深药浅也。更以舟车、神丹进,而小便泉涌,肢体渐收。仍与胃苓汤加白术、椒仁,十五日而愈。《续名医类案》
 
用汗法和下法合用治水肿,肿胀实例:此例内容很有戏剧性,比较长。
 
陈 三十二岁 甲寅年二月初四日 太阴所至,发为 胀者,脾主散津液,脾病不能散津,土曰敦阜,斯 胀矣。厥阴所至,发为 胀者,肝主疏泄,肝病不能疏泄,木穿土位,亦胀矣。此症起于肝经郁勃,从头面肿起,腹因胀大,的系蛊胀,而非水肿,何以知之。满腹青筋暴起如虫纹,并非本身筋骨之筋,故知之。治法行太阳之阳,泄厥阴之阴为要,医用八味丸误治,反摄少阴之阴,又加牡蛎涩阴恋阳,使阳不得行,而阴凝日甚,六脉沉弦而细,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口中血块累累续出,经所谓血脉凝泣者是也。势太危极,不敢骤然用药,思至阳而极灵者,莫如龙,非龙不足以行水,而开介属之翕,惟鲤鱼三十六鳞能化龙,孙真人曾用之矣。但孙真人《千金》原方去鳞甲用醋煮,兹改用活鲤鱼大者一尾,得六斤不去鳞甲,不破肚,加葱一斤,姜一斤,水煮熟透,加醋一斤,任服之。服鲤鱼汤一昼夜,耳闻如旧,目视如旧,口中血块全无,神气清爽,但肿胀未除。
 
初五日 经谓病始于下而盛于上者,先治其下,后治其上,病始于上而盛于下者,先治其上,后治其下,此病始于上肿,当发其汗,与《金匮》麻黄附子甘草汤。
 
麻黄(二两,去节) 熟附子(一两六钱) 炙甘草(一两二钱)煮成五饭碗,先服半碗,得汗,止后服,不汗再服,以得汗为度。
 
此方甫立未分量,陈颂帚先生一见云∶断然无效。予问曰∶何以不效?陈先生云∶吾曾用来。予曰∶此在先生用,诚然不效,予用或可效耳。王先生名谟(忘其字)云∶吾甚不解,同一方也,药止三味,并无增减,何以为吴用则利,陈用则否,岂无知之草木,独听吾兄使令哉?予曰∶盖有故也。陈先生性情忠浓,其胆最小,伊芳恐麻黄发阳,必用八分,附子护阳,用至一钱以监制,又恐麻黄、附子皆剽悍药也,甘草平缓,遂用一钱二分,又监制麻黄、附子。服一帖无汗,改用八味丸矣,八味阴柔药多,乃敢大用,如何能效。病者乃兄陈荫山先生入内室,取二十八日陈颂帚所用原方分量,一毫不差,在座者六七人,皆哗然笑曰∶何先生之神也。予曰∶余常与颂帚先生一同医病,故知之深矣。于是麻黄去净节用二两,附子大者一枚,得一两六钱,少麻黄四钱,让麻黄出头,甘草一两二钱,又少附子四钱,让麻黄、附子出头,甘草但镇中州而已。众见分量,又大哗曰∶麻黄可如是用乎。颂帚先生云∶不妨,如有过差,吾敢当之。众云∶君用八分,未敢足钱,反敢保二两之多乎。颂帚云∶吾在菊溪先生处,治产后郁冒,用当归二钱,吴君痛责,谓当归血中气药,最能窜阳,产后阴虚阳越,例在禁条,岂可用乎。夫麻黄之去当归,奚啻十百,吾用当归,伊芳责之甚,岂伊芳用麻黄又如是之多,竟无定见乎。予曰∶人之畏麻黄如虎者,为其能大汗亡阳,未有汗不出而阳亡于内者,汤虽多,但服一杯,或半杯,得汗即止,不汗再服,不可使汗淋漓,何畏其亡阳哉。但此症闭锢已久,阴霾太重,虽尽剂未必有汗。予明日再来发汗,病家始敢买药,而仙芝堂药铺竟不卖,谓想是钱字,先生误写两字,主人亲自去买,方得药。服尽剂,竟无汗。
 
初六日 众人见汗不出,佥谓汗不出者死,此症不可为矣。余曰不然,若竟死症,鲤鱼汤不见效矣。予化裁仲景先师桂枝汤,用粥发胃家汗法,竟用原方分量一帖,再备用一帖。又用活鲤鱼一尾,得重四斤,煮如前法,服麻黄汤一饭碗,即接服鲤鱼汤一碗,汗至眉上;又一次,汗出上眼皮;又一次,汗至下眼皮;又一次,汗至鼻;又一次,汗至上唇。大约每一次,汗出三寸许,二帖俱服完。鲤鱼汤一锅,喝一昼夜,亦服尽,汗至伏兔而已,未过膝也,脐以上肿俱消,腹仍大。
 
初七日 经谓汗出不止足者死,此症尚未全活,虽腰以上肿消,而腹仍大,腰以下其肿如故,因用腰以下肿,当利小便例,与五苓散,服至二十一日共十五天不效,病亦不增不减。陈荫山先生云∶前用麻黄,其效如神,兹小便滴不下,奈何,祈转方。予曰∶病之所以不效者,药不精良耳。今日先生去求好肉桂,若仍系前所用之桂,明日予不能立方,固无可转也。
 
二十二日 陈荫山购得新鲜紫油边青花桂一枝,重八钱,乞予视之。予曰∶得此桂必有小便,但恐脱耳。膀胱为州都之官,气化则能出焉,气虚亦不能化,于是用五苓二两,加桂四钱,顶高辽参三钱,服之尽剂,病者所睡系棕床,予嘱备大盆二三枚,置之床下,溺完被湿不可动,俟明日予亲视挪床,其溺自子正始通,至卯正方完,共得溺大盆有半。予辰正至其家,视其周身如空布袋,又如腐皮,于是用调理脾胃痊愈。《续名医类案》
 
麻黄,附子,甘草汤发汗,从头发到足得活,如虚用独参汤煎好随时听用;或用五苓散下积水,健脾补剂善后。
 
三、食疗法治水肿。
 
鲤鱼,红小豆,白术,葱,桑白皮等同煎,食肉喝汤,后服药,不限时。唯忌房劳,盐酱。
 
四、用太乙神针灸膏肓俞,水分穴,气海穴,水沟穴治水肿。
 
用灸膏肓俞治肿胀实例。《针灸四书》载:庄季裕云∶予自许昌遭金狄之难,忧劳艰危,冲冒寒暑,避地东方。丁未八月,抵四滨感 疟,既至琴川,为医妄治,荣卫衰耗。明年春末,尚苦胕肿,腹胀气促,不能食而大便利,身重足痿,杖而后起,得陈了翁家传,专为灸膏肓俞,自丁亥至癸巳,积三百壮。灸之次日,即胸中气平,肿胀俱消,利止而食进,甲午已能肩舆出谒。后再报之,仍得百壮,自是疾症顿减以至康宁。时亲旧间见此殊功,后灸者数人,宿疴皆除。孙真人谓:若能用心方便,求得其穴而灸之,无疾不愈,信不虚也。
 
膏肓腧穴,无所不治,主羸瘦虚损,梦中失精,上气咳逆,狂惑忘误。
 
灸水分、气海穴治水肿实例。《资生经》载:有里医为李生治水肿,以药饮之不效。以受其延待之勤,一日忽为灸水分与气海穴,翌早观其面如削矣,信乎水分之能治水肿也。《明堂》故云∶若是水病灸大良,盖以此穴能分水不使妄行耳。水肿惟得针水沟,若针余穴,水尽即死,此《明堂铜人》所戒也。庸医多为人针水分,杀人多矣。若其他穴,亦有针得瘥者,特幸焉耳,不可为法也。或用药则禹余粮丸为第一,予屡见人报验,故书于此,然灸水分,则最为要穴也。
 
太乙神针方:方出清咸丰六年一本古藉,艾绒,硫磺,真麝香 乳香 没药 松香 桂枝 桂仲 枳壳 皂角 细辛 川芎 独活 山甲 雄黄 白芷 全蝎等为末,称准分量和匀,将大桑皮纸裁定,将药铺于纸上,厚分许,层纸层药,卷为大指粗细,杵令极坚,以桑皮纸厚糊六七层,再以鸡蛋清通涮外层,须阴干勿令泄气。
 
点着灸条一端,隔七层红布按于所取穴位之上,太热时稍提起,按灸一七或七七之数,火灭重点;或取药料少许置于面碗或灸器中,点着,置灸器于所取穴位。
 
五、推拿按摩,刮痧,拔罐,刺络,放血,艾灸,火疗等自然疗法,效果都比较显著。
 
推拿按摩十五次,尿毒症肌酐从1300降到880。
黄某,女,26岁,上海市人,大专毕业工作半年,两年前因感冒发烧,扁桃体发炎求治于西医,先是用抗生素抗菌消炎,转而被治成了心肌炎,继而被治成了尿毒症,肌酐800多,西医频下病危通知,让其换肾,并且自己找肾。后来连给孩子用的是什么药,家属都不知道。无奈出院,随后透析两年,每周两次,肌肝一直保持在1300,血红蛋白一直是7克,血压高,人疲乏无力,脸色灰暗,背部皮肤暗,腿部皮肤呈鱼鳞斑状,眠差,食欲尚好,小便量少。做透析的大夫护士一直建议给孩子每周做三次,只是由于孩子母亲坚持不加,护士老是不高兴。
 
2008年4月17日开始接受推拿按摩,全身推按,间或轻拔罐,施炙。
 
经过一个半疗程的推按,患者逐渐有劲了,可以走几十分钟的路了,以前老是躺在床上,不想动弹;睡眠质量提高了;手脚由以前的冰凉状态逐渐变得温热起来;有憋尿感,小便有力度,尿量增加。5月15日化验结果出来,肌酐从1300降到880,血红蛋白由7克为8.3克;孩子的母亲说;孩子的肌酐原来一直是1300,还从来没有降到880,就是在石家庄治疗的过程中,肌酐也从未降到过如此低的程度,孩子的血红蛋白一直是7克,从来没有升高过,包括打一些升血红蛋白的西药,也没有上升过;以前护士给家长孩子的化验结果时,老是咋咋呼呼的(因为化验指标老是升高,护士让追加透析次数,家长不同意,影响护士的奖金),这次化验结果出来,护士什么也没说,回为许多护士和做透析的患者都等着看黄某的笑话呢!
 
到底谁要笑话谁,咱们走着瞧!让事实来说话!

上一篇:慢性肾功能不全自拟方的配伍原则及特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