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络 摩擦 穴位 指压 疗法 足疗 穴道 针灸

推拿按摩

秘方栏目: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穴位 按摩 经络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穴位图

《推拿三字经》抄本和整理本等流传情况

人体穴位经络图解大全 www.52faya.cn 发布时间:2020-12-28
清代徐谦光《推拿三字经》,世传仅见抄本。今影印出版之《推拿三字经》为首次发现的刊本。比对考证现存可见《推拿三字经》诸抄本,可判此石印刊本当为徐谦光《推拿三字经》定本无疑。
 
该本白棉纸线装,开本阔大,长28厘米,宽16厘米,厚0.6厘米。软体石印,刊印精良。从字体、用纸、墨色、版式、装订及印刷风格等方面综合判断,应为清光绪年间刊印。此本保持旧装,首页钤朱印一枚,书角虽有少许鼠噬,但未伤及文字,不失珍本风貌。全书共36页72面,其中第15页重出,经反复比对,确属同版石印,又见书脊墨书“多十五”三字为记,则更为确凿,此装订重页之误,巧成《推拿三字经》定有刊本传世的铁证。内容包括推拿三字经原文、夹注、眉批、诊候脉诀、穴位手法图释及常见病证推拿验方等,约1.4万字。其中三字经文400句1200字,夹注362条5143字,眉批22条1626字,治法验方11条815字,诊候脉诀图释2幅1452字,穴位手法图释8幅1350字,附全身穴图释文2幅49条2123字。
 
《推拿三字经》各个抄本的流传,使其理论手法得以保存。三字经推拿技法在当今得以广为传承发扬,一定程度上应归功于原青岛市立中医院(即今青岛市中医医院)儿科创始人李德修先生(1893—1972),他将三字经推拿专用于小儿并推广普及,开创了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1958年9月,青岛市立中医院据李德修家藏《推拿三字经》抄本,将其中三字经文及7幅图穴,题名《小儿推拿三字经》,作为学习材料,内部油印发行。现今整理出版的各种《推拿三字经》原文及浅释,多源自李德修家藏抄本和此油印本。李德修儿媳娄堃现为李氏三字经小儿推拿硕果仅存的亲传,2016年李氏后人申请的“李氏小儿推拿秘笈”获颁山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自此,李德修承传三字经推拿专益小儿的学术得以辨章,九流因以别明。
 
笔者2004年中医儿科研究生毕业后,到青岛市中医医院中医儿科工作,边观摩老中医刘宗华推拿患儿,边学习三字经推拿技法,当时老中医仅有只字片语口耳相传的手法和操作技艺的传教,没有系统理论和相关书籍指导。为深入研究学习并指导临床实践,笔者查阅了《青岛市中医院志(1955-1985)》,收集到了1958年李德修在职时原青岛市立中医院油印的《小儿推拿三字经》、1981年本院内部刊行的王蕴华于1962年跟随李德修见习并整理的《李德修小儿推拿技法》等相关三字经推拿学习资料。后又幸得孔令荣、侯克勤、王瑞芳等本院老一辈儿科先贤们指点手法要领,并时常求教于李德修第二、三代的家传后人娄堃、李先晓等。在此基础上,笔者还主编《三字经儿童经络推拿》、参编《李德修三字经流派小儿推拿教程》等。但是临床实践中仍有诸多困惑不解,譬如老中医传教三字经推拿时强调速度和手法的轻柔,要求切不可过度用力,而三字经原文却言“推求速,惟重良”,传教要领与经文原旨明显相悖。笔者细玩《推拿三字经》原文,也确有鬻矛誉楯之辞存疑待考。原文“推求速”句下夹注“推大人速而重,推小儿速而轻”,而下句“惟重良”用一“惟”字,则显与上句注文扞格。后文又述“分岁数,轻重当”“尤来回,轻重当”“数多寡,轻重量”等,可见手法轻重与否,应结合患者年龄和临床病症等辨定施推,显非一律“惟重良”。
 
心中之惑,如芒在背。自此,笔者开始留心《推拿三字经》版本的收集,试图能追本溯源,一见庐山。现有相关研究资料均载《推拿三字经》世无刊本,笔者遂从旧书市场、网站等处搜寻闻及的各种手抄本、影印本和载有原文的整理本,又走访了本院邢春怡、葛春艳、丁丽华、王鹂等知情人,甚至远赴台湾在台北慈济医院陈静美医师的协助下寻访了台湾整理本的作者申振铃和襄助者王静修医师。多年来,先后查阅了山东中医药大学馆藏抄本、李德修家藏抄本、台湾申振铃藏手抄本复印件等,均未获尽释前疑。后偶得台湾省于圣亚藏传抄本复印件、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藏抄本影印本,见“推求速”句下经文为“非重良”,立时喜出望外,方知前人或将“非重良”误抄为“惟重良”。台湾本此句又有眉批“重有老幼虚实之分,而皆以速为要”,似已足可佐证“惟”乃“非”之误。然柏林本此条眉批为“纵有老幼虚实之分,而皆以速为要”,首字“重”与“纵”音近字别,所指亦殊,前者强调了“重”有分而“速”无别,后者仅取法乎“速”,又是一字之误,“重”字顿失注脚,“非重良”旋陷孤证不立之境。而二者皆为手抄,孰是孰非,亦难断定。前疑未销,于此处却又平添一悬案,徒叹奈何。直至2019年4月,同门南禅老师于河北唐山访得此石印刊本并转赠笔者,一览原文,“推求速”句下“非重良”三字赫然目前,至此“惟”乃“非”之误,当可成为铁案矣。一字之正误,群疑冰释,文义豁然。
 
今笔者将所获《推拿三字经》抄本和整理本等流传情况,略述如下:
 
抄本《推拿三字经》自序落款为“光绪丁丑仲春山东登州府宁海州徐宗礼字谦光号秩堂著”,可知《推拿三字经》著成于1877年。
 
台湾省于圣亚藏传抄本 未见传抄原本,仅得传抄本复印件。该本为张祖榆抄于民国三十四年腊月(1946年1月),后为台湾于圣亚(籍贯烟台福山)于大陆探亲之际所获,并携往台湾。之后交由王善庆于1993年付印,以广流传。全书三字经文共430句,有自序、四字脉诀、夹注、眉批,并图穴7幅。眉批首条后有款识“己卯七月注”,据眉批行文语气,可推知自己卯(1879年)始,徐谦光根据丁丑初著本在坊间流传两年的反响,亲于书眉批注经文,或增述要旨,或释疑解惑,或信征验案,或针砭时弊。
 
台湾省申振铃藏手抄影印本 现存于申振铃先生后人处,未见原本。该本系申振铃邻居刘崇娥先生相赠,并嘱其整理出版。1995年,申振铃在王静修中医师的协助下,整理出版了《徐氏推拿三字经补编》。2000年,申振铃改写《补编》,又大幅增加穴文补注,整理成《徐氏推拿三字经诠释》出版。二书中“保有徐宗礼先生所著推拿三字经原文,一字未易”,有自序、夹注、眉批,并图穴7幅,三字经文共430句,其中“推求速”句下经文,已见讹抄为“惟重良”。
 
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藏抄本 名《徐谦光推拿全集》,首尾有缺页。目录后附有抄记款识,题为“民国三十九年岁次庚寅嘉平月立生识”,并钤“立生”朱印一枚,可知此本抄录者名立生,抄于1951年1月。抄录者仍以民国纪年,可推知该抄录者和原本当时不在大陆。其中三字经文共428句(疑漏抄“婴三百,加减良”二句),有自序、四字脉诀、夹注、眉批,并图穴7幅,眉批较前有增删。三字经文后另抄有推拿图文若干,考其图文似系出自《小儿推拿仙术》、《幼科推拿秘书》等,亦或为徐谦光同治年间所著《徐氏锦囊》中文。该本现收入郑金生教授主编的《海外中医珍善本古籍丛刊》第360册,中华书局2016年影印出版。
 
青岛李德修家藏抄本 年代不详,首录徐谦光自序及“独穴抵药论”一文,相关图穴附于后。全书三字经文352句,有夹注,无眉批。三字经文较前述抄本少近80句200多字,“推求速”句下经文亦承袭前讹抄为“惟重良”,夹注内容更是较前有大不同。考全文,此抄本或仅为前述诸抄本之节录本,且不同源。1965年山东中医学院《中医推拿学》系列讲义第10册附篇,收录有《推拿三字经》,文字内容与李德修家藏抄本一致,但无图。
 
山东中医药大学馆藏抄本 名《推拿小儿全书》,全书主要为“推拿三字经”文,其后另抄有其他小儿推拿手法等内容。其中“推拿三字经”部分与李德修家藏抄本内容基本一致,均为352条经文,仅夹注文字略有不同,无眉批。“推拿三字经序”和相关论文、图穴抄附于三字经文末。考此本与李德修家藏抄本应系同源。
 
以上诸抄本存在讹误衍夺、增改窜乱等诸多不足,均非善本。对照以上诸抄本,此石印刊本中三字经文数目选定适当,眉批夹注删补精要,辨治诸法增录有据。特别是厘定的伤风、水泄、呕吐等11种常见病证的推拿滑润剂处方、取穴、推数和手法等,是为它本所未详述。然而,最能凸显此石印刊本版本价值的是该本中新增的“清天河水图”,不仅为它本皆无,且图旁附文载明乃“壬午年录添此图”,据此可推知徐谦光《推拿三字经》应经历了丁丑年初著,己卯后眉批修润,壬午后石印刊行的三个阶段,且前诸抄本当皆源于壬午(1882)年前之抄本,亦可断定此石印刊本为徐谦光《推拿三字经》最后之定本无疑。
 
经典若不能正本澄源,而任其以讹传讹,势必会让后学者徘徊歧路,茫然不解,也势必让当今三字经推拿九流百家的乱象得以鼓吻奋爪。值《中国中医药报》社有限公司举办2020年“三字经小儿推拿速成培训班”,邀请笔者主讲“司天三字经小儿推拿”技法之际,笔者将首次发现的徐谦光《推拿三字经》石印刊定本,不做任何变动,委托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全文影印出版,以期还其“庐山真面目”,而徐谦光自演推法、侍母救人、示传乡里之心术得以昭彰。(王静)
 
(青岛李德修中医研究院 李先晓 杨雅茜对撰写此文有帮助)
Tag标签:

上一篇:“推腹法”治疗慢性病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